为什么---why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30

小赞今天回宿舍比较早,还没熄灯,回去就看到板寸被一群人围着,他抱着大耳朵发财坐在众人中间讲述他和他的缪斯一见钟情的故事。

肖老师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忍不住问他:“你这才见她第一面,怎么就确定自己喜欢她了呢?”

板寸热心给他解答:“喜不喜欢自己还不知道吗?首先第一次见她,她在人群中就特别……特别!特别的特别。”

【他忍不住重复拿着滑板的男生可爱的名字:“王,甜甜?”】

“而且!她做什么,我都觉得非常,可爱,就心都化掉的可爱。”

【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他接过爱心便当忍不住揪了一下web的小苹果头:“甜甜你真好!”】

“我整个人的注意力就控制不住的集中在她身上,还总是想靠近她!”

【“我休息会去看你的啊。”每次练习累的撑不下去就会去他的练习室外给自己充电鼓劲。】

板寸:“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肖老师:“坏菜了。”


他像神明一样带领大家前进,其实也只是一个仅仅20岁会有怀疑自我会有犹豫的孩子。他看上去气质清贵生人勿近,实际上有不言不语的温柔。他有时候无所不能,有时候笨的可爱。他会陪他坐在天台上喝酒,会陪他在雨中散步,会深夜发现他高烧生病,会察觉他的疲惫和沮丧。

短短的时光里,他已经,变得足够特别,特别到让肖老师产生依赖感,也产生占有欲。

小赞画过一张自己理想型伴侣的画,画上的女孩有长长的头发和娇小的身材,而Bo神跟他的理想型没有什么重合之处,这是小赞20几年的人生中,最大的意外。

那对Bo神来讲,他又是不是一个特别的人呢?

又或者,他的理想型其实也是长长头发娇小的女孩,就像他刚刚拥抱的女孩一样……


朋友和恋人的界限,对肖赞来说,是很模糊的。他并没有揣测别人心意和区分界限的能力。


Bo神能察觉到小赞的异常,他走到赞比床前低声叫他:“肖赞,去天台。”

小赞不睁眼,在被子里缩着:“我好困。”

来人在他床前站了一会,蹲了下来,声音有些无奈:“你,你到底怎么了?”

他离小赞很近,近到肖老师都能闻到他身上玫瑰的香水味。

小赞睁开眼看他,黑暗中两个人只能看到对方的轮廓:“我只是累了。”

Bo神顿了一下,放缓语调:“我,有做错什么吗?”

“没有。”他真不觉得老王有做错任何事。

看着web站起来自己走出去,生平第一次被嫉妒冲昏头脑还自认为自己在单恋的肖赞都有些讨厌自己起起落落的心情,更讨厌自己让Bo神跟着他陷入沉郁的心情中。

就一晚上,他给自己暗自放了一个小假,就让自己陷入令人讨厌的情绪里一晚上,明天,明天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小赞,是web志同道合的好哥们。


其实他俩也确实没有时间纠结太久,第三次考核的日期几乎是飞快的逼近。

《烟花》组压力很大,尤其是担当c位的小赞,他承担了整首歌的高音,有时候发挥不稳定还会破音,每次破音整个组的人都会气氛很沉重,大家没有怪他,只是这是《烟花》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有任何差池就是车祸现场。娇娇发现小赞是天赋性歌唱选手,而没有接受过很系统的声乐发音方式的训练,就主动留下加练,给五个人紧急补课,娇姐看上去桀骜不驯的,其实基本功非常扎实,真的教会大家很多知识。

小赞又过上了住在练习室的日子,或者很晚回去了,Bo神也不在。

他一工作起来就严格到有些苛刻,尤其是上次队员四个走了两个的事情发生以后,《bomb》整组实力最强,也加练最狠。林和是加练之后再给自己加练,他受伤也不吭声,最后还是摄影大叔看不下去,说他走路姿势很不对劲。他因为发力方式不对,脚上起了很多泡,因为没有即时处理还咬牙坚持,都水肿流血了。

Bo神看着他的脚都沉默了,他抿了抿唇问他:“为什么不说?”

林和:“不疼。”


肖老师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事,带着药膏过来找林和,他来的时候还跟站在Bo神旁边的洛容鞠躬,也朝web笑着小小挥了一下手。

林和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创口面积太大医生直接给他缠了纱布。小赞看纱布面积就知道林和受了不少罪,他忍不住上手敲了一下和崽的头:“以后主动说!是不是都化脓了?“

Web看着对着林和假凶的肖老师,发现这段时间,他永远看到的都是小赞的笑容,这笑容不再生动,有距离感和疏离感。

洛容皱着眉头靠近他小声问:“小和的伤很严重吗?我没留意到。“

Bo神摇摇头:“没事了。“


肖老师又客客气气跟大家告别离开了,走出去他强迫自己没有回头。

原来喜欢一个人会多这么多没用的伤心啊。


真到看到演出那天,小赞反倒淡定了。《bomb》组第一个上场,肖老师他们最后一个,他们在后台看Bo神他们上场时,娇娇还没做完造型找过来。

Bo神他们一上台,后台就一片欢呼,他们造型很禁欲,黑衬衣布料很特别,灯光一打像流动的银河。洛容穿着酒红色的鱼尾裙发型很女人是大波浪,与平时清纯甜美的形象有些反差。像一枝红玫瑰站在他们中间。整场演出非常惊艳,五个练习生齐舞齐到不可思议,最后那段Bo神和洛容的双人舞让观众疯狂尖叫,倒是后台一群练习生有些安静,全都悄咪咪的去看小赞,结尾时洛容按照设定在Bo神侧脸留下一个唇印,台下一片尖叫,后台安静如鸡,还是肖老师主动带头鼓掌的。


娇娇推门进来:“咋了咋了,我错过什么了?“她一进来,大家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今天造型师给娇娇带上了长长的假发,把锋利的断眉给她化成了温柔的远山眉,她本来五官长得就很美,妆容难得的清淡美好,整个人看上去都很温柔,身上鱼尾婚纱和朦胧的头纱,让娇姐看起来……特别圣洁……

小丁忍不住嘟囔:“大变活人。“

圣洁娇娇点他:“小丁丁,要不要挨打?!!“

算了,我娇姐还是我娇姐。


但是娇姐很少穿这样的裙子,上台时整个人都快趴在台阶上了,还是小赞扶着她,队员帮她拎着婚纱走上去的,观众们都善意的笑了。娇姐整理自己的头纱,在座位上坐好,低着头脸忍不住红了。

Bo神也忍不住眼睛红了,他是从来没见过小赞他们的助阵女嘉宾的,也从来不知道他们的舞台设计竟然是婚礼。


小赞在灯光亮起来前忍不住默念一句:“Bo神在上。“

《烟花》没有舞蹈设计只有情节设计,但是夺得了当晚的票数第一名。五个人包括小赞的高音发挥的都非常成功,在飞落的花瓣中,肖赞温柔的给女孩带上了戒指,台下一片欢呼。


后台,死一样寂静。

大家被Bo神的低气压震慑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但是,一个侧脸吻一个直接结婚了,他俩是在进行“我看谁先醋死谁”的battle吗?!!!


林和想:公道来说,《烟花》可真特么炸啊,炸的他都想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他宁愿炸上天都不想在这修罗地狱般的后台呆着了。


【博君一肖】同床异梦01

娱乐圈假情侣为破传言参加夫妻档真人秀

没想到一张床上睡着睡着就假戏真做了

拽逼富二代歌手博×绿茶万人迷演员战


——————————————


   肖战坐在马桶上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声音中藏着压抑不住的怒气,“合同里根本没说有这些,你现在让我怎么办!”


    对面经纪人耐心商量着,“今天又有人爆料说你和王一博假结婚,那谁的粉丝还在骂你绿茶,说你有夫之妇勾引人家男演员,狗仔爆料前几天合作的那个小明星因为痴恋你把女朋友都甩了,还有那个啊——”


    “停停停,”肖战忍不住打断,“怎么都是和男的传绯闻,狗仔下回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女生?”


    “没办法啊,谁让你老公是个男的,”经纪人想了下措辞,“你也只能是个绿茶形象了。”


    “老公个屁,面都没见过几次。”


    经纪人安慰他,“祖宗您就稍稍发挥一下那突破天际的演技,和王一博装个三个月成不。”


    肖战:“他粉丝骂我都出经典语录了,这三个月下来我还活不活了?”


    经纪人:“人家正叫着老公就莫名其妙成你老公了,你得到了他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嫂子面对老公的粉丝当然要宽容一点。”


    肖战脑中回想了下王一博那张禁欲的小脸,又配上前几天上网刷到的王一博穿紧身裤的照片,暗暗比量了一下。


    这波不亏。


    眼看着已经进了卫生间半个多小时,肖战应了两声就将经纪人电话挂了,外边还有他那名义上的老公等着叫他起床呢。


    肖战算是娱乐圈一朵傲人的奇葩,出道拍大导演电影一举成名,以后的演员路更是顺风顺水各种奖拿个手软,演技用导演的话就是老天爷赏他这口饭吃,无论走到哪都是赞誉声欢呼声不断。


    但人成功路上哪能没有块绊脚石呢,只不过肖战脚下这块特别大罢了。


    也可以说他天赋异禀,只要和他合作过得对手演员无一不和他传绯闻,那传的是有鼻子有眼,肖战甚至连那演员的微信都没加,就被媒体编出了三生三世的虐恋情缘,搞得每次参加时尚活动他比女明星都惹眼。


    人送外号:红颜祸水 绿茶姐姐 


    杜绝绯闻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承认绯闻,经纪人出招,肖战一听也觉得还行,两人一拍即合就决定找个人假结婚,本以为这人选不好找,结果隔壁公司正当红的歌手王一博也在寻找假结婚人选。


    听说王一博是个纯富二代来娱乐圈玩玩,肖战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想不开假结婚,但看在王一博长得帅的份上勉强答应了。


    婚后一年他们两人见面不到十次,王一博可能连肖战今年几岁都不知道,本以为就能演下去了,哪想到不知狗仔怎么听说了假结婚的传闻,把他俩的行踪轨迹扒得比他都清楚。


    当晚 #王一博肖战 合同婚姻# 就上了热搜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热搜榜上挂了好几天也没下去,网友们都在质问此事真假,紧接着他的大批绯闻又起死回生了。


    两家经纪人一商量,同意了一档之前被他们回绝的夫妻真人秀,势必要把舆论的风向转过来。


    这不,肖战来王一博家拍第一幕,丈夫叫妻子起床。


    这真人秀各方面投资力度都挺大,内容方面更是要求真实公开透明,力求将夫妻之间最真实的状态展现出来。


    就差来个二十四小时全程直播了。


    这可苦了肖战了,王一博那个拽逼富二代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搞不好录到哪就撂挑子不干了,在经纪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和王一博处理好关系下,肖战只得主动挂起招牌温柔微笑,亲自登门来“起床”。


    演戏就要做全套,肖战换上家居服将妆卸了后,对着镜子琢磨了一会又觉得不够,下狠心对着自己脖子掐了两下,直到几个状似暧昧的痕迹浮现后,才心满意足的推开卫生间门出去。


    肖战一推门便撞见王一博正站在门口,他被这门神吓得连连后退,正想问对方有什么事,怀中就被扔了一个塑料透明小瓶子。


    “家里没有吃的药了,就剩这个了。”王一博看了肖战一眼就准备转身离开,“早拍完早收工。”


    肖战用力捏着手里的塑料瓶子,恨不得将里面的水都呲到王一博脸上,想看看那整天拽的二五八万的脸上满是错愕,让他年少尝尝愁滋味。


    被肖战扔进垃圾桶里的小瓶子静静躺在那,瓶身被三个凸起的大字添满。


    开,塞,露。


    

    节目组的人还没来,两人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王一博低头摆弄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肖战犹豫了一会还是清了清嗓子道,“王一博,一会咱俩得好好拍才行。”


    王一博将目光从手机上抽出分给肖战一会,语气淡淡道,“嗯,知道了。”


    肖战见对方这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就一肚子火,刚才那一瓶开塞露之仇肖战还记在心里,温和平静的面庞背后是咬牙泄愤势必要恶心到对方的决心。


    他记得听说过王一博这人极其难亲近,最讨厌的就是和别人亲密接触,传个话筒用两根手指接,必要情况下握手就隔着袖子握手腕,多少贴上来的男男女女都会被王一博自动散发出的冷气驱散。


    总结就是,此人可能有人体表皮接触障碍,简称洁癖,再说就是矫情。


    肖战悄无声息又去厕所换了条短裤,将家居服本就宽松的衣领又特意向下拉了一点,拿起洗漱台上摆着的香水顺势喷了两下,确认自己现在的形象是个我见犹怜香喷喷的大美人后,才扭着被短裤包裹住的圆润小屁股出去。


    既然王一博讨厌被人触碰,那他就非要碰碰不可。


    节目组的人已经到了,等架好摄像机示意一切都准备好了后,肖战便主动钻进陌生的大床上,确认上镜后的造型依旧好看的令人咋舌后,便摆出了一个睡美人的姿态,静待河南王子将他唤醒。


    一会王一博爬到床上时他就顺势将人搂住,非要恶心他一下不可。


      肖战竖起耳朵听外边的动静,直到开门声响起,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指尖攥紧棉被,心脏敲着震耳的鼓声无比紧张。


    “喂,起来了。”


    肖战被这一声吼吓得惊起,睁开眼见到的就是王一博将一只脚踢在床板上,双手插兜一脸不耐烦的模样。


    睡美人被吓醒了。


    这段如果播出去了,肖战都能想到弹幕上怎么嘲讽他的,无非是婚姻家庭不幸福,小老公对他冷淡无比,可能再过几天连离婚新闻都能传出来了。


    我肖战的星途绝不允许被一次起床打败!


    拽住这位怼天怼地的小鲜肉向屋外走,路过门口见到随行PD后微微一笑,“抱歉,我和我老公有点事情要商量。”


    接收到肖战的微笑一击,随行PD捂住心脏久久不能忘怀。


    那些说肖战私下与人设不符的传闻都是屁话,明明又温柔又漂亮!


    

    随便推开一间屋子将人扯进去,确认这间屋子里没有摄像机后,肖战立马将脸上的笑收起,眉心紧锁压低声音不悦道,“王一博求您配合一下行吗?”


    王一博拨弄拨弄自己的一头蓝毛,目光在肖战全身上下扫视了一圈,“你喷我香水干什么?”


    “你别转移话题。”肖战深呼吸压抑住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你就演一会,像叫你之前的那些女朋友起床一样叫我,稍微温柔点行不行?”


    王一博盯着肖战看了一会,总觉得自己面前这位老婆与想象中有点不一样。


    “我不会演。”王一博凝神回忆了一下,而后摇摇头满脸无辜,“我没叫过别人起床,女朋友更不可能了。”


    门外导演已经敲门来催了,他们俩这边还没争执出个结果,对面王一博那事不关己的样子气的肖战肝疼,一时有些慌不择言,


    “王一博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到底行不行?”


    事实证明,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要说一个男人不行。


    王一博先于他推门而出,略过肖战时用指尖提起对方宽松的衣领,堪堪遮住白嫩脖颈上的红痕,“一会就让你知道,我到底行不行。”



————————————


博子他很行 他非常行!!!



能看到太太的文也太幸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33

*降温啦,多穿衣服,能穿多少穿多少,不要感冒

Σ_(꒪ཀ꒪」∠)

————————————————




小赞登机没多久,就看着前边bo神的绿头发迷迷糊糊睡着了,朦朦胧胧觉得鼻子很干,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窝在身边人的肩上。

Bo神看着睡的不太安稳的小赞突然弹起来,人还没完全清醒,一脸蒙圈的看着他。web给他递过去一瓶水,懵赞接过来喝了一口,不太舒服的喉咙得到了解救。喝完了才开口:“你怎么在这啊,你不是坐在前边吗?”

Bo神抿着嘴没说话,倒是旁边方奕替他胡诌:“哎呀,温辰非得跟他换,他想跟齐琦坐!”

被cue到的温老师:我怎么不知道啊……但是齐琦靠在他身上睡的流口水,他也没敢乱动。


赞伸了个懒腰,长腿在经济舱有的施展不开。

这次一起行动的人太多了,分了两个航班,全都坐在经济舱。他们这边还算安静的,安全出口的那群人已经拿着单机游戏玩出国际电子竞技大赛现场的气氛了。一群人就俩机子,扒着看的人比参赛的人都多,还七嘴八舌出主意,吵的拿着游戏机的花蝴蝶头疼:“你们这群狗头军师!影响我发挥了!!”

不就是个超级马里奥嘛,还能有什么战术不成!

唯一的清流就是跟方奕隔着一条过道坐着的齐方了,他拿着笔记本在赶毕业论文……

老不淘汰,都耽误孩子毕业了……


空姐小姐姐巡舱到小赞这一排就不走了,她似乎有话要说,手放在围裙兜里看着小赞和Bo神非常激动。

小赞不由自主的朝web缓缓靠拢,主要是她单手揣兜的造型实在是像下一秒就要掏出一把枪变身美女间谍。

肖·看电影嗑瘟了·赞,心理活动超级丰富。

结果妹子峰回路转,突然在兜里掏出来两个玩偶,放在目瞪口呆的方奕桌上,嘴里还对暗号:“方齐夫夫,用不放弃!”说完自己感觉都羞耻度爆表的小美女瞬间以国际竞走锦标赛夺冠的速度走远了。

她的声音真的很小,但是前后三排安全撤离范围内的男孩们都听到了。玩偶是q版方奕和齐方,用的他们公演时的造型,两个人中间捧着一颗心,笑的很可爱。

老方脸都红了,但是小赞看到通道旁看过来的齐方却皱着眉头,他的笑容跟着变淡了。

Bo神却一心只在小赞身上,他以为孩子羡慕别人的周边更可爱,就冷着脸拿起来小赞的q版卡片不停扯着线让它风火轮跑:“你看,你这个会跑,他的不会。”

方奕:“……这您就别battle了呗。”


温辰推了推齐琦:“小琦,我们落地了。”舱门都开了,这货竟然没有醒,俩人拖拖拉拉基本上是最后走的,齐琦头发乱七八糟的,像个粉色的蘑菇。温老师找纸巾递给他:“包我给你拿,你擦擦口水。”

也不知道梦里吃什么了,齐琦瞬间脸通红,用纸巾堵着嘴像一个急着孕吐的小媳妇一样往外跑。

空姐还笑他:“齐琦好能睡啊。飞机餐也没吃。”

温辰提着他的包往前走,还认认真真解释:“他还在长个子,要好好睡觉。”


空姐回去就发了微博:“别说了,以后我也是win7党的一员。他俩要不是情侣,那就一定是父子。”


明星爱豆运动会的节目组给《星辉》这群小孩发的是红色的卫衣,小赞拉着卫衣往身上比划,边比划边海绵宝宝笑:“yeah,我最喜欢红色了。”

Bo神摸了摸自己的绿头发,决定好了自己下一个发色,红海尔宁喜不喜欢。


人家其他团体来了都聚在一起,就《星辉》的人又无组织又无纪律关键特娘的还没有偶像包袱,满场四处乱跑,到处都是一簇一簇的小红点哪哪都有他们,桃桃一会功夫就都找不见人了,但是你放眼望去没有一个地方没有他们……

关键这群人自从孙诺的“板砖”学习机被没收以后,就断了跟外界最后的联络,都不知道自己红成什么样子了。林和看到机场的接机粉丝还嘀咕:“节目组花了多少钱,给我们举牌喊口号啊?”

小赞是真的不知道还可以买粉丝,立刻信了:“真的嘛?”

林和煞有介事的点头:“现在啊,当水军当营销号都很有前途的。”

方奕补充:“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当黄牛,现在都是炒房的那批人在炒票,要不然能这么贵嘛!”

肖·什么都信·赞倒吸一口气:“真的嘛?!”

他转头还什么都跟Bo神说,眼睛亮晶晶的通知他:“我要是被淘汰,我还可以去当黄牛去!”

Bo神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乖,这两天别跟林和方奕说话了。”

带着孩子不学好!


总之这些十月爆款帅哥并不知道自己火了,所以他们在明星爱豆运动会上看到谁都倒吸一口气:“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嘛?!!”

叫他们来参加节目都快变成大型追星现场了。

走过去的爱豆也很无语的看着这堆天天上热搜的男生心想,他是不是故意寒碜我,我都凉了这么久了他们还在这里惺惺作态!


小赞抱着绿水壶拉着Bo神往跳高的地方走,半路上却碰到了熟人。

“Bo神!又见面喽~”穿着运动服扎着高马尾的洛容跑过来打招呼。

Bo神还没说话,小赞就默默把手放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该说啥,呆呆站在一边。结果有个熟悉的力道在背后给了他一拳,小赞不用回头都叹气:“娇姐你……”

扎着发带的娇姐跟他打招呼:“我就说马上就见面吧!”


林和:……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想回家,带着我爸和我爸。


娇姐热情的介绍她们的团服是粉色的,小赞往远处看穿粉色衣服的小姐姐人数还不少,就问她:“这次你们应该来全了吧。”

娇娇一掐腰:“这才哪到哪啊,这是我们M小分队的队员。”

小赞疑惑的歪头:“M?”

娇娇继续给他解释:“就这么说吧,我们公司从A到Z开头的小组,都有!”

肖老师实在无法想象,脑海里只有梁山一百单八将。他听到身后一直没说话的Bo神语气温柔(Bobo:放屁我哪有?!!!!)的主动问洛容:“前辈,你要参加哪个项目?”

洛容这是第一次听到他主动说话:“不用叫我前辈啦,我要去跳高,你要去看嘛?”

“好巧,”Bo神稳准狠的一把拉住前边小赞的手“我们不去。”说完他一个鞠躬拉着懵赞转身就走。


林和:“Bo神在上,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赛场上热闹,说实话观众席一点都不这边安静,《星辉》只是助阵嘉宾,但是粉丝来了不少,虽然人气旺但是各家粉丝都刚刚入坑,处于野官微特别多但是大组织都没有,统一应援色还在商量中,名字也有到现场现起的,还有在网上diss Bo神太拽,现场一看真人垂直入坑躺倒的。这群人心态也不错,林和家的年轻麻麻粉摇着应援条幅当扇子:“我们家小和上次测验得了第十名,但是现在排名降了,你们家孙诺呢?”

被她问的孙诺麻麻粉也着急:“别提了,都快查无此人了,我们家孩子你们也知道,老老实实,乖乖巧巧也不爱说话,根本没镜头,姐妹们麻烦给我家娃也投投票,捞捞孙诺吧!”

小曦举着大炮坐在人群里,总感觉自己特么不是来追星的,而且来参加班级期中家长会的……

“话说回来,他们都报了什么项目啊,我想看YiBo射箭!”

“我想看齐琦跳花样体操!”

小曦给出了官方回答:“他们是助阵嘉宾,只参加团体拔河。”

“啊?还有哪个团体能有40个人啊?”

“就是运动会的明星守擂,也上40人。”

“哇,小姐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是哪家的?”


“博君一肖,一直都是。”


拔河的时候,无处释放精力围观小姐姐射箭自己急得不行恨不得自己上的年轻人们终于有了用武之地,Bo神在第一位,温辰做大后方个子高压秤,方奕喊口号,桃桃不知道哪整了一个工作牌,浑水摸鱼的进去,冷静的站在两队中间,哨声一响突然开始疯狂给《星辉》加油。


比赛几乎一开始就结束了,对面的前辈被一下拽的东倒西歪,这边赢了的也不过瘾。花蝴蝶胜负欲最强,他看谁哪个项目没做好都着急,人家跑接力他差点冲上去接棒,他赢了比赛也不开心,嗷嗷喊:“我要射箭!我要射箭!我还要跳高,我还要跑接力!”

Bo神拽着他鞠躬下台,本次一日游到处结束。

回民宿别墅的时候孙诺从卫衣口袋掏出来一沓纸:“搞了点签名,有喜欢的就拿走。”

小赞玩嗨了,也确实不怕死:“娇姐的有没有,留给我!!”

孙诺在Bo神的“亲切”注视中微微一笑:“木有!”


小赞回到他跟Bo神被节目组默认分到一起的房间,还直感慨:“真可惜,我觉得娇姐一定能火。”他还嫌Bo神不回应追着问:“Bo神你呢?你觉得她会不会火?”

Web:“她火不火我不知道,我反正是要发火了。”

赞:“……”吓唬人哦,莫名其妙,更年期啦!


Bo神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他的名字:“小赞,我有话要跟你说。”

肖老师停下脱衣服的动作扭过头看他:“嗯?”


突然,门被敲响,来人似乎很急,没等回应立刻推门进来了,三四个人面色很凝重的叫老王:“Bo神,你能不能去看看,方奕和齐方……打起来了!”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46

“你说什么?”闷头往前走的方奕突然取下耳机,停下来问一直追在身边的粉丝。

女孩带着口罩,眼睛里都是泪水。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齐方他……网上说他参赛是因为自己的初恋男友结果他被骂了。”

小赞很担心的停下来,拉下口罩挡了一下方奕:“走吧,我们要登机了。”方奕却充耳不闻,他看着女孩手机里打开的新闻界面。

新闻里说齐方身边神秘人爆料,他被淘汰时说的之所以参加比赛是因为和一个人有约定,这个人引发了很多猜测,最终被挖出来是和齐方一起长大的初恋男友,男孩的照片就放在新闻里,长的很阳光帅气,但是照片是黑白的,因为这是这孩子的遗照,齐方的“男友”半年前跳楼自杀了。

“据爆料梁某的自杀是因为齐方和他的感情出现了严重问题。梁某自杀后,齐方非常悔恨,带着他的梦想参加梁某生前准备参加的选秀《星辉》。”


下面的评论不堪入目。



粉丝情绪很激动:“方奕,我们不相信齐方是这样的人!!他怎么会害死别人呢!”她没有机会再说下去,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围上来,把他们分开。方奕在人群中探出手把手机还给女孩,女孩与他指尖相触,感觉到方奕的手冰凉一片。


轰鸣声中,飞机起飞,《星辉》十强选手受邀去参加当下最热的综艺节目,能得到这档节目的邀请十分难得,而这次男孩们不用再挤在经济舱了,他们坐在头等。

前途似乎一片光明。

Bo神不断回头看,林和坐在他身边如坐针毡:“赞爸爸非得跟我换的,他他他说有事跟方老师聊聊。”

林和看着王爸爸的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下弯,看上去有点委屈,赶紧保证:“等他们聊完,我就换回来。”

Bo神把眼罩扔给他:“行了,睡会。”


小赞坐在面无表情的方奕身边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方奕,那时候他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张嘴说话就破功,人人都爱听他聊天,他那时总在笑。

现在的他看上去很沉稳可靠,却已经很久没见他笑了。

方奕垂着眼睛说:“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网上说的那些事是真是假,但那不是我看到的齐方。”


“PD小姐姐告诉了我他是因为什么离开的,我知道他在最后把所有的问题都导向了自己,我知道他在保护我。”

“但是,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才能保护他。”

“肖老师,你能不能教教我应该怎么做?”

小赞沉默了。

他们年龄并不大,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人们围观的目光和最恶意的揣测。


齐方也感觉自己很久没看过梁的照片了,从他半年前因为重度抑郁症选择自杀以后,这个跟他一起长大总是在笑看起来无所畏惧勇敢追梦的少年,在还没有真的走进娱乐圈前,就选择了断自己的生命。

梁死前最后一个电话确实跟新闻里说的那样,是打给他的。因为他的父母都各自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孩子,虽然齐方很冷,但是老梁好像只能打给他。


老梁最后一个电话还是笑着的:“齐方,从小到大,你是我最好的哥们。你就挨过你爸一顿揍,还是因为我带着你玩乐队耽误学习,你喜欢唱歌,我也喜欢唱歌,但是今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唱歌的能力了。”

“你知道吗?我因为今天下雨,就想去死。只是下雨了嘛,我怎么就想死呢,真奇怪。”

然后雨中,他就去死了。


老梁死后,他许久不见的父母来哭了一场,两个人在年轻男孩的遗照前还大吵了一架。他爸边哭边说:“都是你养的好儿子,丢死人了。”那一刻,齐方突然知道,为什么下个雨,老梁就特别想死了。

一个月后,就没人再提这么一个大家好像都很喜欢的社交达人。偶尔提起来,也说他可能是因为什么什么死的。编的故事什么情节的都有,都说很年轻很帅死了可惜,然后大家就继续聊别的八卦了。


齐方想帮自己哥们做点事,至少证明他来过。

于是他停下毕业论文,背着老梁的破吉他,报名了他生前报名的节目。

他一个人站在舞台上,其实是两个人在唱歌。


但是却是因为他,老梁的照片在网上满天飞。

都是他的过错。


方奕跟粉丝在机场的这段对话很快被传上了网络。

齐方也看到了这个视频,他回来就没再看节目,以至于觉得视频里的方奕让他有些陌生。镜头里方奕扯掉耳机“你说什么?”


你也知道了吗?他们说的这些。


时下最火热的综艺让Bo神皱起了眉头,他第三次打断主持人对方奕的提问:“姐姐,不如我们聊聊比赛吧。”

肖老师笑着附和:“对啊,我们比赛十进五的表演不再是五人一组,而是两人一组,分五组展示。”

他主动爆料:“这次我跟Bo神分到一组了,我们俩有个大计划。”

主持人也有些恼火,但是她对这群根本不怕得罪人的少年无能为力,只能干笑着问:“哦?你俩有什么计划呢?”


Bo神:“你猜?”